首页
英语攻略
阅读推荐
花生团
六一节快乐,永远的小王子们
原创 , 图片16
2020-6-1 07:32

上一篇《这套吸引7岁到77岁的年轻人的漫画书到底有什么魔力?》中,我介绍了出生于1907年的法语漫画家埃尔热,一位开创了漫画风潮的伟大艺术家,更重要的是他永葆一颗年轻人的心,带领全世界7-77岁的年轻人在丁丁的探险世界里遨游。

在1934年,当埃尔热创作《蓝莲花》时,另一位法语世界的文学巨匠刚刚因《夜航》取得他当时人生的最高成就。

然而并不止步于此,在随后的一次濒临死亡的飞机沙漠失事之后的8年间,这位高产的法国作家写下了更多的作品,包括两部著名的充满人生哲思的流传更久的小说。

其中的一篇更是为人类全年龄段的小孩子创作的,那就是安托万·德·圣埃克苏佩里的《小王子》(1943)


1、有关驯服

5月30日,成功母亲陈冲买热搜撤换下了公众对于她20多年前一段往事的质疑:

当年,那一对被陈冲收养又弃养的双胞胎,现在怎么样了?

我在收养我的猫阿宝的时候,一眼就看中了两只小奶猫中的阿宝并当场带回了家。

过了两天,送养人给我打电话,她说她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个领养人在领养时看到了阿宝的照片,执意要和我换猫。我很想解捉襟见肘的送养人之困,如果把阿宝送回去,那么事情就完美的平息了。

可是我提了几个问题:

换回的小猫我该叫它什么?是不是也叫阿宝吗?那么阿宝到底是什么?

在《小王子》中,地球上的狐狸教会了小王子一个道理:驯服就是建立独一无二的生命联系。

正如狐狸所说的:

“对我来说,你还只是一个跟成千上万小男孩一样的小男孩而已。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对你来说,我还只是一个跟成千上万只狐狸一样的狐狸而已。

可是,如果你驯服了我,我们就会彼此需要。对我来说,你就会是这世上的唯一。对你来说,我也就是这世上的唯一。”

两天的时间足够我们和阿宝之间建立唯一的关系,我是它的新妈妈,唯一的主人,它是我的宝贝。我们彼此被驯服。

很明显,四个月的共处并未使得成功母亲陈冲与双胞胎养女彼此驯服。来自南宁的那对双胞胎很快被当商品转让了,下落不明。

但愿成功母亲陈冲有生之年能遇到她的狐狸,得到有关驯服的真谛。

2、有关大人们

一次,一个有趣的妈妈和我聊天说,当她在学前学习群被其他妈妈的各种高端课程和作业打卡暴击1万点的时候,她会突然转换话题跟她们聊聊怎么才能吹出最大的肥皂泡泡。

我大乐,告诉她我会和妈妈们聊聊到底能不能走到彩虹的背面去看看。

我和她都在和“大人们”对话。

书中飞行员和小王子眼中的“大人们”则是非常奇怪的:

他们竟然能把蟒蛇吞大象这样恐怖的作品看成一个帽子。

飞行员的无法让“大人们”看懂,孩子们却能看懂的1号作品


飞行员的能让“大人们”看懂的2号作品

每当飞行员遇到在他看来头脑还算清楚的人,他就会用随身携带的1号作品来测试。但答案总是:“这是帽子呀。”

听到这样的回答,那飞行员不会再提起大蟒蛇、原始森林和星星。而是会迁就对方的水平,跟对方谈论桥牌、高尔夫、政治和领带。“大人们”也会很高兴能遇见飞行员这样的通情达理之人。 

小王子呢?

他随着飞翔的候鸟访问了六个小星球,遇到了6个人:热衷于发号施令的国王;爱听掌声爱慕虚荣的人;迷恋数字一味追求金钱的商人;为了忘记酗酒的羞愧而拼命喝酒的酒鬼;学究气十足脱离实际的地理学家;因循守旧却令人服气的实干型点灯人。

小王子说大人真是奇怪啊。 

2015年电影《小王子》中,小女孩的妈妈无疑就是“大人们”中的一员。一年级的茅根对她的评论是:“那个妈妈真的太不懂孩子了,她一定小时候没有交过朋友,我看她只有一张嘴有用。”

小王子有着不被大人们理解的视角和想象力。他和有创造力的人特别像:

做白日梦,寻找新的体验,也会问出正确的问题。

所有成年人都曾经是一个充满了好奇心和幻想的孩子,只是很少有人能记得这一点了。

今天是儿童节,摆脱大人的外在,做一天小王子吧。

3、有关看见

小王子住的B612号小行星。这颗小行星只在1909年被某位土耳其天文学家用望远镜观察到一次。
他随后在国际天文学大会上翔实地展示了他的发现。但没人相信他,因为他穿的是土耳其的服装。幸亏后来土耳其的独裁者命令其国民改穿欧式服装。天文学家穿得非常气派,又在大会上讲述他的发现。

这次每个人都接受了他的证据。大人就是这样的,根据眼睛所见来判断。

但是,地球上的狐狸却告诉小王子一个再简单不过的秘密:

“一个人只有用心去看,才能看到真实。事情的真相只用眼睛是看不见的。”

这仿佛是作者留给我们读者的箴言:他的这本写尽他一生所思的《小王子》要用心去读,光用眼睛是读不出的。

 在巴黎拉丁区先贤祠主殿的墙壁上,有一块石碑属于安托万:

碑文是Poète,romancier,aviateur,disparu au cours d'une mission de reconnaissance aérienne,le 31 juillet 1944 诗人、小说家、飞行员,1944年7月31日执行侦察任务时失踪 

如果说余华的《活着》是一部杜撰的富家子弟人生传记,那么安托万则是真实世界中的福贵。

安托万出生于法国的豪门巨族。由于父亲和叔父的早逝,安托万的祖父费尔南对于年幼的安托万期待非常高,几乎是安排了他的19岁前的人生:9岁时,把他从母亲身边拉开投入寄宿学校;19岁时要求他背弃蓝天梦想报考海军。

因此当祖父费尔南去世后,安托万度过了几年的纸碎金迷,在家财几乎殆尽,未婚妻离去之后,他开始尽力地做自己的主人。

他不是在写作就是在飞行,拥有了带着斜杠的人生标签:

诗人/小说家/飞行员。

他的斜杠简史

1909年,9岁的安托万入读圣十字圣母学校。从此,安托万和母亲开始了持续数十年的通信。

1912年,安托万就迷上了飞机,他经常骑车到离家不远的机场找人了解飞行原理。

1922年10月,成为正式的飞行员,晋升为第三十四空军团的少尉。

1923年春天,遭遇了第一次飞机失事,头骨破裂。被未婚妻抛弃,解除了婚约。开始写小说。

1926年,重返蓝天执飞法国图卢兹和非洲塞内加尔的达喀尔之间的邮政航线。小说处女作 《雅克·伯尼的逃逸》(L'évasion de Jacques Bernis后来改名为《飞行员》L'aviateur)问世。

处女作《飞行员》L'aviateur 1926年

1927年年底,被任命为拉泰科埃尔公司犹比角(欧洲和非洲航线的重要中转站)基地的经理。 

将近两年时间里,在海涛声的陪伴下撰写新作品《南线邮航》Courrier sud。

《南线邮航》 Courrier sud  1927年

1929年9月,被派往南美开拓巴塔哥尼亚航线。

1930年10月,邂逅了著名的危地马拉作家戈梅·卡利罗(Gomez Carrillo)的遗孀康苏艾萝·桑辛·圣多瓦(Consuelo Suncin de Sandoval)。为追求佳人,花费心血创作了新的长篇小说《夜航》(Vol de nuit)。

1931年4月,在法国与康苏艾萝举行了婚礼。

1933年上映,《夜航》获得当年的费米娜文学奖。同名电影上映, 让安托万声望达到了新的高度。

《夜航》Vol de nuit 1930年

1935年12月,为赢取高达十五万法郎的奖金,和机械师安德烈·普雷沃(André Prévot)参加巴黎—西贡航线竞赛。遭遇人生离死亡最近的飞机失事。濒死的经验使让他对人生、对世界有了更深刻的思考,最终促成了他的第三部作品,也就是《人的大地》(Terre des hommes)。 

1939年,《人的大地》获得法国历史最悠久、声誉最崇高的法兰西学院文学奖,英译本《风沙星辰》(Wind,Sand and Stars)则在美国摘下了国家图书奖。

《人的大地》Terre des hommes 1939年英译本《风沙星辰》Wind,Sand and Stars 

1939年9月,战争爆发。
1940年12月31日,流亡美国和加拿大,27个月间写出了创作了生前的最后三部作品,分别是《战争飞行员》(Pilote de guerre)、《小王子》(Le Petit Prince)和《致人质的信》(Lettre à un otage)。 

《战争飞行员》Pilote de guerre、《小王子》Le Petit Prince 1943年《致人质的信》Lettre à un otage  

1943年,安托万离开美国,前往北非战场,重返他蓝天。

1944年7月31日,驾驶飞机从科西嘉岛起飞,执行他的第九次勘察任务,随后离奇失踪,再也没有回到人间。

这本书可以说是有关安托万生平及其作品相关信息的自述:

比如书中“我”的飞机在荒无人烟的沙漠中失事,就是安托万那次濒死体验的飞机失事;

小王子居住的B612号小行星上有三座火山,暗示着他的妻子康苏艾萝的家乡——被称为“火山之国”的中美洲小国萨尔瓦多;玫瑰就是他的妻子。

第六颗星球上的留着花白胡子的地理学家,其实是他的祖父费尔南——他在勒芒的别墅有一间摆放着许多精美藏书的书房。

再比如飞行员和小王子交谈时想到:大家都知道,如果美国是中午,那么法国是黄昏。如果能在一分钟内赶到法国,那就能看见日落。可惜法国太远了。

如果不知道安托万·圣埃克苏佩里写《小王子》时正身困美国,对沦陷的故乡法国怀有深深的眷恋,我们就会觉得这句话特别突兀。

果麦版的译者李继宏更是认为要把《小王子》和作者另一部《人的大地》一起读,才能读懂安托万作为飞行员在蓝天上的感悟,理解小王子在地球上的孤寂。

安托万曾如此回忆他的第一次驾驶飞机时的心情:“如果有足够的油,我就离开地球不回来啦。” 

1944年7月底他果真一去不回,也许他只是追随小王子离开了地球。 

不过,他的作品《小王子》却留在了地球,感动着无数现在的和未来的“大人们”。
是的,所有的“大人们”都曾经是一个孩子,请你不要忘记了。

【篇外篇】

《希利尔讲世界地理》

当你读《希利尔讲世界地理》时,也许会发现:

希利尔在讲述地球上惊人的64亿人口时,他在向《小王子》致敬。

安托万在讲述当时地球上的20亿人口时正是用这样的大部队来形容的。


阅读原文 回应1 收藏8 举报
1月前
小王子就是经典
发布
近期热门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