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变成世界名画
原创 , 图片10
2017-2-24 12:57

小孩子对艺术的敏感会在我们大人的理解之外,他们对艺术的鉴别有他们自己的理解,他们的视角永远都是新奇的,比如雪地上一块冰,Joe joe会盯着很久,有时口中念念有词,原来他把冰想象成了战场一角,他的士兵们正在这里决一死战,这是大人们所说的“想象”,或者叫抽象思维,对小孩子来说,这本来就是他们的童话王国,他们大大脑袋里装的本来就是一些可爱的大人不去关注的东西。这跟艺术有关么?当然有关!这种直观的、没有固有思维方式的脑袋瓜儿正是更加接近艺术本身。


很久以前,我会想象自己带着自己的孩子常常去美术馆参观、讨论,可是无情的事实告诉我那只能在梦里,原因有三,一是条件有限,咱又不是文化名城,哪儿有高大上的美术馆呀;二是娃才不是你想让他干嘛他就愿意干的,去美术馆之类,肯定是排在游乐场之后;三是老妈我挑剔苛刻,始终觉得要看就看最好的,那些不入流的展览,看了不如不看。


Joe joe 对世界名画的认识是从一篇漫画故事开始的,故事里,鸭堡首富史高治为了赚到更多的钱,带着一些郁金香球茎竟利用时光机穿梭到了17世纪的荷兰,这是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世界:荷兰真正的黄金时代,在这个人口不过200万,只有英国人口的2/5,国土面积更小得多的国家,商业资本高速发展,收入总值已经超过欧洲英伦三岛之和。郁金香交易市场异乎寻常的疯狂,一个小小的郁金香球茎竟然卖到了一幢别墅的价格!很多人一夜暴富,这种金融投机中人们对财富狂热追求,完全丧失理性,最终泡沫破灭了,千百万人倾家荡产。史高治找到了画家伦勃朗,想趁乱用郁金香球茎换取他的画作,再拿到几百年后的鸭堡卖个好价钱,没想到被到处捣乱的庇兄弟把郁金香球茎掉包成了洋葱,追捕的过程中,《夜巡》中的射手和士兵也来了,场面大乱......《夜巡》就是这时出现在漫画中,超Q的画面,红衣帽的射手被画成了搞笑的鸭子,却也和整幅画颇为吻合。Joe joe被这个故事迷住了,正好我在此时看到一篇报道,讲的是一个老头儿得了绝症,他的愿望就是有生之年能看看《夜巡》的真迹,于是在有关部门的帮助下,老头儿实现了他的愿望......给joe joe 讲了这事后,他更是对这幅画佩服有加。有一次我们在商量画画儿的时候,他豪情壮志地说:“我要画《夜巡》。”当然可以!我帮他支好画架,摆好油画颜料,可是当他开始构图时他发现看上去简单,其实真挺难的,因为这是一幅恢宏的大作,画面中人物众多,姿势各异,我们的内框大概是17最25CM的,想要在小小的画面中让每个人都站在合适的位置,还真不是件容易事呢!要知道原作可是高3.6米,宽4.3米,连博物馆的门都进不去的巨作呢!我帮助Joe joe 好不容易起好草图,他发现上色也着实很难。于是他的惊世大作之梦就暂时交给老妈完成了。在我续写这幅大作时,我边画边从网上找到《夜巡》的细节图,真是不看不知道,越看越佩服,以前我只是从一些印刷品上看过伦勃朗的画作,由于都是整幅作品被缩小,加上印刷质量有限,有些细节难以表现,网上能以一些放大的比较清晰细节图,伦勃朗真是神人,不仅仅在光与影的处理上惊为天上,在细节处理上也是一丝不苟,把花边、褶皱画得唯妙唯肖外,最关键还非常灵动。让我情不自禁和当代的一些照相写实主义作品做比较,这些作品也能画得精准到一根头发丝都惟妙惟肖,但是毕竟这种风格的作品大量依托了摄影技术,在我的定位中,这种画家是摄影技术和绘画技术的综合高级匠人,而伦勃朗是真正的艺术家,老妈立马对伦勃朗路转粉。

有一次,我看到网上有人装扮成名画中的人物拍照,觉得很有趣,大笑之余,觉得不妨让孩子也模仿模仿,这倒也是个带孩子了解欣赏艺术作品的好机会,孩子一定觉得好奇又有趣。我让他看了几张网上别人模仿世界名画的照片,他也哈哈笑起来,主动跟我提出:“我想模仿夜巡!“啊,这个对《夜巡》痴迷的孩子把我也搞得痴迷起《夜巡》来。我看画面中那个身穿金黄色衣服的人物在昏暗的光线下尤其醒目,于是理所当然地觉得Joe joe会乐于扮演这个人物。Joe joe发现我在找金黄色的衣服,他大为不满地说,我才不要当那个人呢,我要当那个黑色的人!孩子的一句话提醒了我,画面中这些人倒底是谁呢?他们在做什么?我赶紧又查了查资料,发现敏感的Joe joe的判断是对的,黄衣人是中尉,黑衣人是大尉,正在率领众射手出发,后来他还当上了阿姆斯特丹市长的宝座。当年伦勃朗受阿姆斯特丹射击手公会委托创作了这幅群体肖像画,每个射手都出了同样的价钱,各自认为自己理所当然地与别人占同等的位置然而,伦勃朗不是为”生意“而作画的人,没有按照这些人的要求和趣味,他想赋予这幅画戏剧性和震撼力。他选择了射手队在班宁·柯克大尉,也就是黑衣人的带领下,紧急集合准备出发的瞬间,画面充满了蓄势待发的紧张感和戏剧性。因为没有迎合订画人平庸的艺术趣味,坚决不放弃自己的美学观点和表现手法,不愿降低作品的艺术性,此画成为伦勃朗艺术和生活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他得罪了那些没有丝毫艺术欣赏力的订画者,此后很少有人再找他订画,他很快沦为贫民。在给孩子讲这幅画的过程中,我发现,看似简单的一幅名画,包含了历史、经济、人文......很多知识,读懂一幅画,你可能只需要一种心灵的共鸣,也可能还需要了解历史背景、时代特征、画家经历、心路、艺术大环境、画派、技法等等。

模仿的过程中,Joe joe 特别配合,毫不犹豫地穿上了我的带黑色缎带的皮鞋(偷笑),正好我家的吊灯下光线还跟伦勃朗的光影手法有些神似,瞧,Joe joe表情严肃,还带着些临危授命的紧张感。尽管后面我们又模仿了一些其他名画,但这幅依然是Joe joe最满意的:


好吧,再次晒晒我和Joe joe 共同完成的Q版《夜巡》:



接下来,我们要模仿的是梵高的自画像。听说要模仿梵高,Joe joe 欣然应允,他自信满满地告诉我:”放心吧,我对他很了解。“之前,Joe joe听过博雅小学堂里的艺术故事,这个我要感谢博雅小学堂,作为心肠柔软的妈妈,我肯定是不会把这种割耳、自杀等故事主动讲给孩子听的,博雅作为专业的教育类听读广播,把这类做给孩子听的艺术故事讲得一点也不浮浅,并且不回避、不渲染。Joe joe 听时,我在旁边观察了下他表情,当时他正作为睡前故事听的,平时他会躺在被窝里,可那天他一直坐着,眼神有些紧张地环视着周围,故事读完的时候,他问我:”他怎么了?“我说:”他自杀了。“他有些不甘心,欲言又止,坐了一会儿,才悻悻地躺下了,也不知此时他的小脑瓜里在想些什么。

后来,我又让Joe joe看了一些梵高的画册,他在画册里搜寻着故事的痕迹:这个就是反复在他的画中出现的麦田,那个就是他割下耳朵的模样,这个是他为好友高更的到来收拾好的房间......看到这房间时,我说:”你看,他们当时生活清苦,房间里很简陋......“可是Joe joe 完全没有感受到”清苦“什么的,他大叫:”哇!好漂亮的房间啊,我也想有这样一个房间!“呵呵,看来,小孩子才是真正看懂了画的内涵,梵高内心对好友的热切期待,对未来生活火热的向往,都在这鲜艳的作品中了,当然会画得很漂亮!

扮梵高的小孩儿,他稚嫩的脸上很难有梵高的沧桑感,圆圆的脸蛋儿也很难有梵高的清苦样,可他还是很认真地在做成他心目中的梵高的样子:


一直想找个毕加索的画作让Joe joe模仿,也给他讲讲这位才华横溢的大师,不过这个真不好讲,毕加索的一生风格变幻莫测,究竟他的什么画能触动到孩子的心灵呢?我决定还是让Joe joe先看他的画册,显然,Joe joe还是觉得画要画得象才是好画,他说:“他还没我画得好呢!”

“是啊”我说“让他画大鲨鱼肯定没有Joe joe画得好!”Joe joe 来了兴致,他把画册里每张他认为难看的画都指了个遍,说全都没他画得好。我说:“其实他以前画得挺好的,后来他越画越难看。”

“为什么?”Joe joe 更好奇了。我给他看了几幅毕加索十几岁时的画。

“哇!画得挺不错呀!”Joe joe由衷感叹,他急切地问我“他为什么越画越难看?”

“因为他学了中国画!”我说。“哦!”Joe joe恍然大悟:“他跟中国老年大学学坏了,就象姥姥一样。”

%^&*@#¥.......

“你看,他十几岁就能把画画得出神入化,再往上画都没路了,这时他看到了中国画,你看这幅,为什么把桌子画得近小远大呢?“

”因为中国古代人不懂近大远小。“

”也许不懂,不过如果按近大远小的透视法去画,远处的桌子会很小,桌子上的东西就成了小点儿,你就看不清桌子上都有什么了。“

”难道是为了让我看清桌子上都有什么才这么画?“

”嗯,这个画就象是你在桌子这边看,又走到桌子那头看,视角不是固定的。毕加索看了这种视角变化的画,灵光一现,以前画人,是从一个角度去看去画的,如果想同时看到这个人的正面、左边、右边,画在同一幅画中,那会怎么样呢?“

”会这样!“Joe joe 发现摆在他眼前的肖像画正是各种角度的结合体。


”怎么样?很新奇的画法吧?你觉得他画得好吗?“

”额,有点奇怪!“Joe joe嘴上这么说,小脑瓜已经开始琢磨画中哪些是从正面来的,哪些是从侧面画的了,似乎他已经接受了一些毕加索的理念。

毕加索的画还确实不太好模仿,最后我们还是选了一幅具象一些的,毕加索”粉红色时期“的作品,被拍卖出无敌天价的《拿烟斗的男孩》,这幅作品也是非常明显受到了中国水墨画的影响,背景的两束花,明明就是中国的水墨画。据说张大千曾去拜访毕加索,毕加索捧出自己的5大本画册给他看,每册都有三四十幅之多,全都是模仿齐白石的笔触和画风所作的毛笔水墨画,并请张大千指正,并发出由衷感慨:“齐白石真是你们东方了不起的一位画家!”

模仿时,小朋友看来对毕加索的感触并没有象《夜巡》和梵高那么深,他总是忍不住笑,好吧,就来个笑笑的拿烟斗男孩吧:

这幅画虽然据说是粉红色时期的代表作,但我还是觉得有深深的“蓝色时期”的烙印,男孩的眼神表情,即便在玫瑰的背景下,也还是那么忧郁。毕加索后来又被非洲的雕塑艺术深深打动,画风也随之剧变,非洲艺术的雄浑、刚毅、粗犷、朴实和造型的夸张变形出现在他的画中,他很快走出了“粉红色时期”,进入“黑人时期”,他不断地打破传统,又不停地突破自己,驱赶着自己前进,让他人都成为追随者。


紧接着,我们又模仿了一幅以红色为背景的,拿烟斗人的肖像。这是德国画家奥托迪克斯的作品《记者西尔维娅肖像》。奥托迪克斯也是一位风格多变、产量很高的画家,他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这幅画是他从战争地狱中逃脱重返家园时画的,战争的硝烟逝去、经济开始复苏,德国开始盛行享乐欲望,这幅画就是这个时期的作品。奥托迪克斯还画过一系列战争主题的画,粗壮结实的线条,丑陋到不真实的造型,深刻揭示着战争的生猛残酷。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象奥托迪克斯这样的真实厚重,不喜欢刻意的抒情、优美、典雅......在这点上,Joe joe似乎共识于我,他看到甜腻的作品会很嫌弃。

瞧瞧Joe joe这画风,怎么看都跟上一幅相差十岁哇!

同样,奥地利画家席勒的画也并不以美的存在作为追求,相反,他的画里有惊恐的情绪、令人不安的神经质.....天才的席勒用画说出了很多无法用语言诉说的情绪。他生活在的强大的奥匈帝国濒临衰微的时候,浓郁的末世氛围,处处都有死亡的气息,席勒的姐姐、兄弟、父亲都很早去世,包括这位天才画家本人也是英年早逝,他的画面中有很多对死亡和“美丽尸体”的病态追求,那个时代人的心理和情感,生的欲望和死的威胁交织,始终笼罩着他。

因为之前给Joe joe 讲过这也是我最喜爱的画家之一,我在朋友圈晒了Joe joe 的名画模仿秀后,有人说,干嘛要模仿这么难看的画呢,找些“美”的画模仿多好哇。Joe joe 抗议:“这是妈妈最喜欢的画家!这才是美!”

哈哈,我只想说谢谢Joe joe能接受我的审美观,不是影响,而是拓宽。

我们模仿的还是自画像。看看吧:

席勒一生画了100多幅自画像,画中他双眼凹陷,四肢瘦弱,病态毕露,用色要么是黑色和青绿色,要么是红色或绿色星星点点地分布,冷峻刚直的线条令人震颤。这么令人着迷的画据说是这样着色的:肉体的颜色先用黄褐色颜料轻轻扫过,再用不透明的红色和绿色颜料,在关键部位如嘴唇处理为高亮效果。啊啊啊,只一个字:服!

小家伙画风显然跟席勒就不在一个路上,对他来说,生活五彩缤纷,充满希望,在模仿的时候,他笑翻了好几次!我妈我能从中挑出一张不笑的真不容易啊!

可爱的模仿名画之秀暂时到这里,过程中不光是Joe joe 学到了很多,老妈我也是从中受益匪浅。孩子的潜力无限,老妈我尽量拿出自己的珍藏与孩子一起分享一道成长......

回应7 收藏5
2年前
哪里找的道具,我也想拍啦哈👍
2年前
 我想吃一只鳄鱼 哪里找的道具,我也想拍啦哈👍
都是家里找的😆
2年前
哈哈~好有爱
2年前
孩子真棒👍👍👍,学过表演吗?
2年前
谢乐 孩子真棒👍👍👍,学过表演吗?
哈哈,哪儿有哇,都是自己在家瞎玩的
1年前
啊哈哈哈 你们为什么那么有爱!
6月前
Picasso的画真的是受中国画影响吗?好像没有听说过呀……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