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读书的人到底输在哪儿?

2017-8-11 19:51 转载 · 图片9

读书使人充实,讨论使人机智,笔记使人准确,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数学使人周密,科学使人深刻,伦理使人庄重,逻辑修辞使人善辩。凡有所学,皆成性格。——培根

读书,是一件充满魔力的事情,他会让一个人由内而外的改变。

不久前,一个TED演讲《不读书的人到底输在哪儿》的视频火了起来。  它告诉了我们不读书的人输在——眼界。

(视频时长12分钟,请在wifi环境下观看)

人们常说,通过看一个人的书橱都有什么书,你就可以了解到很多关于这个人的信息呢?当我几年前问自己这个问题时,我得到一个令我惊讶的发现。

我一直自认为自己是那种很有教养的,并且见多识广的人。然而,我的书却呈现出了一个颇为不同的情况。书橱上绝大部分的书籍都是由英国或北美作家所写,而且几乎没有外文书籍的译本。

当我发现我的阅读中存在巨大的文化盲区的时候,我感到十分震惊。而当我细想这件事时,它着实让我感到羞耻。

我知道,一定还有很多精彩绝伦的故事,是由那些非英语语种的作者创作的。而遗憾的是,我的阅读习惯意味着我可能永远接触不到那些作品。

于是,我决定为自己制定一份高强度的阅读世界的计划。

演讲者: Ann Morgan

对于英国而言,2012年注定是非常国际化的一年。那一年,我们举办了伦敦奥运会。因此,我决定以2012年作为我的一个时间背景,尝试去阅读来自世界上每一个国家的一本书,可能是一本小说,一部短篇故事集,或是一本回忆录。

然后,我就这样做了。

而且这件事让我感到非常兴奋。今天我想与大家分享一些我的收获,也就是我在这一过程中学到的一些非凡的东西,和我因此所建立的不可思议的人脉。

但在计划开始时,我遇到了一些实际的问题。

当我从众多版本的世界国家名单中挑选出我的计划所要采用的名单后,我最终采用的是联合国承认的国家名单。从而得到一份总计196个国家的名单。然后我解决了如何协调阅读和更新博客之间的关系,即大约每周工作五天,并完成四本书的阅读。随后我发现我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那就是我甚至可能无法得到每一个国家这些书籍的英文译本。

英国每年出版的文学作品中,只有大约4.5%的书籍是外文译本,而在大多数英语国家,这个比例几乎是一致的,尽管其他很多非英语国家的译著的出版比例,远远高于这个数字。

但是这4.5%对于我要启动我的计划来说确是一个非常小的比例。然而这个数据背后还隐藏着一个事实,那就是,大部分的外文译本来自于有强大的出版网络的国家,并且这些国家的许多该产业的专业人士都选择将这些书卖给英语国家的出版商。

因此,比如说,尽管每年有超过100种法语书,翻译成英文译本并在英国出版,但是它们之中大部分来自像法国或者瑞士这样的国家。而相反,一些讲法语的非洲国家,却甚至很少能有机会瞥一眼这些书。

这所导致的结果便是,实际上有许多国家可能市面上只有少部分或者根本没有英文著作,这些国家的书籍对于世界最畅销语种的读者来说仍旧是毫无存在感。

不过当说到阅读世界,我发现对我来说最大的一个挑战就是我根本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这个计划。我几乎整个人生都只在阅读英国和北美的书籍。我完全不清楚应该如何去从其他语言中寻找和选择我要读的故事。

我没有能力告诉你如何去寻求一个斯威士兰的故事,我也不知道纳米比亚的一本优秀的小说。对此我没有遮掩,事实就是……我是一个一无所知的文学排外者。所以,我究竟将怎样做到去阅读世界呢,我打算去寻求帮助。

因此,在2011年10月,我注册了我的博客ayearofreadingtheworld.com(网址),然后我发布了一个简短的请求,我说明了我是谁,我曾经的阅读面有多狭隘,然后我请求他们谁愿意给我留言并建议应该读些什么,那些我没阅读过的地方。

(附上此篇文章的链接:https://ayearofreadingtheworld.com/2011/10/24/can-you-help-me-read-the-world/  )

这时,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对这件事感兴趣,但就在我发布这个请求之后的几小时内,人们开始联系我。起初,联系我的是我的朋友和同事,之后是朋友的朋友,很快这之中就有陌生人了。

在我发布那条求助的四天之后,我收到了一条来自吉隆坡的女士——Rafidah发来的信息。她说她认为这个计划听上去很不错,并问我她可不可以代替我去当地的卖英语书籍的书店,来挑选一本马来西亚书然后寄给我,我很高兴的接受了。

几周之后的包裹寄到了,而这个包裹里不止有一本书,而是两本。一本是Rafidah挑选的马来西亚的书,还有一本是她从新加坡挑选的书。

也就是在打开包裹的那一刻,我感到颇为吃惊。一个与我相距6000英里远的陌生人,竟会全力以赴的去帮助一个她可能永远都不会见到的人。

但是事实证明,Rafidah的好友的行为成为那一年人们帮助我的一个统一的模式。一次又一次,人们不怕麻烦的帮助我。有些人为我进行研究,其他人则在他们的休假或出差的时候,为了我而绕道到书店。所以,如果你想阅读这个世界,如果你想用一个开放的心态去迎接它,整个世界都会来帮助你。

说到那些市面上几乎买不到相关英文著作的国家,人们的生活在很大程度上没有生气的。

我阅读的这些国家的书籍很多都来源于令人意想不到的渠道。例如,我在twitter上与巴拿马运河账号聊天,得到了我想要的巴拿马的书籍。是的,巴拿马运河有一个twitter账号,当我给他发twitter说明我的计划时,他建议我尝试下Juan David Morgan,这位巴拿马作家的作品。

我找到了Morgan的网页并给他发了一条信息,询问他的西班牙语作品中有没有已翻译成英文的作品。他回答说还没有已出版的,但他确实有一个未出版的译著,也就是他的小说《金马》的英文译本。他将这本书通过电子邮件发给我,这使我成为了第一个读到这本书英文版的人。

Morgan并不是唯一一个以这种方式与我分享自己作品的语言大师,从瑞典到帕劳,很多作家和译者将一些书分享给我。这些书有的是由作者自行出版的书,也有一些是没被英语出版社选中的或是在市面上已买不到的书籍的手稿。

这些书让我有幸看到了不同寻常的想象中的人世间。比如,我读了关于南非国王Ngungunhane的故事。他在19世纪带领人民反抗葡萄牙人。我也读过一个遥远的小村庄上举行婚礼的仪式。这个小村庄位于土库曼斯坦境内,坐落在里海海滨。我看到了科威特人对于“BJ单身日记”的看法。我还读了一个故事讲述在安哥拉的一颗树上举行的狂欢。

人们为了帮助我完成阅读世界的计划,所作出的努力中最令人惊叹的一个例子,发生在我的探索过程接近尾声的时候。

那时我想要去读一本书,一本来自于圣多美和普林西比这个讲葡萄牙语的非洲小岛国的书。这时,我已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想尽办法去寻找来自这个国家的一本译成英文的书。而貌似给我的选择只有一个,那就是我得需要有人帮我翻译一本这样的书。我对此感到半信半疑,怀疑会不会有人愿意牺牲他们的时间,来为我做这件事。

但是,当我在twitter和facebook上向葡萄牙语使用者发出这个请求之后的一周之内,愿意参与这个计划的人数甚至超出我所需要的人数。这其中包括翻译界的领军人物Margaret Jull Costa,她曾翻译过诺贝尔获奖者Jose Saramago的作品。

当我的九位志愿者都准备就绪后,我设法找到了一个由圣多美和普林西比的作家所写的一本书,这本书我可以在网上买很多本。之后我给每一个我的志愿者发了一本。他们每人从这本读物中选取了几个短篇故事,并遵守他们的诺言,将译文寄给了我。六个星期之内,我便得到了整本书。

清单中中国的部分

在阅读世界的这一年中,我不止一次认识到一个事实,那就是我那孤陋寡闻和对自己不足之处虚心态度为我赢得了一个很大的机会。说到阅读圣多美和普林西比这个国家书籍的经历,我认为它不仅是一次学到新鲜事物的机会,而更是一个将一组人聚集起来去推进一个共同的创造性的尝试的机会。我自身的弱点恰好成为了这个计划的力量。

那一年我所读的书打开了我的视野,那些热爱读书的人都会懂得一个道理,即书籍有一种超乎寻常的力量可以让你感到放松,并且使你走进其他人的思维模式。因此至少在一段时间内,你会透过不同的视角去看这个世界。这可能会是一个让你感到不太舒服的经历,尤其是当你读的这本书来自其他文化背景。

而这种文化可能与你自己的文化有截然不同的价值观念(这种不舒服感更加剧烈),但这也可以是非常有启发作用的。与这些不熟悉的观点进行斗争会使你的思想变得更清晰,同时也会暴露出你曾经看世界的方式上的盲区。

比如,当我回头再看很多伴我成长的英语著作时,我开始发现,与世界能给予我们的丰富多彩相比,那些书给予我的内容是多么的有限。

随着我一页一页的阅读,一些其他的东西也在发生改变,渐渐的,那个长长的国家清单,从一个单纯记载着一个个国家名字的单调的清单变成了一个个富有生命的实体。

曹文轩《青铜葵花》

在这里,我并不是想表明仅通过读一本书就可以全面了解到这个国家的情况,但是那一年所读的故事,慢慢的让我变得比以往更能注意到我们这个非凡的星球上的富饶,多样性和复杂性。

仿佛是这世界上的故事和那些曾全力以赴帮助我去读到这些书的人,让我看到了一个真实的世界。

现在,当我看我的书橱或看到我的电子书上面的著作的时候,它们讲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故事。

这是一个关于书籍的力量可以跨越政治、地域、文化社会上的界限而将我们联系起来的故事。

这是一个讲述着人们团结一致工作所蕴藏着的巨大潜力的故事。

同时,这也有力的证明了,我们生活在一个伟大的时代,由于互联网的出现,一个人可以比以往更简单的分享一则故事、一个观点、一本书,给一个他可能从未谋面,来自地球另一端的陌生人。

我希望这是一个将在未来的许多年里都能看到的一个故事,而且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我的这个阅读活动。如果我们的阅读范围更广泛,就会更加刺激出版商翻译更多书籍。我们的思想也都会因此变得更加富有。

来源:Kindle杂志公社,文字为视频中演讲内容


回应1 举报
赞3
收藏11
7年前
再给孩子不断买原版的基础上给孩他爹买了瓦尔登湖
发布

推荐阅读

小花生小溪
小花生小溪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