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教育改革与创新 | 一段经历,一些体会,一点想法
原创 , 图片25
2018-6-12 08:48

几个月前,我给一个我很敬佩的人,写了一些话。到现在为止,还没收到回复。

现在,在开始写这篇文时,我反复看着我写的那些话,心里有很多感受。

文理学院

两三年前,我疯狂地迷恋上文理学院。疯狂到我把几所文理学院的官网从头到尾看了一个遍。字,图,只要是页面上有的,我都看了!我还做了笔记,把那些重点词,反复标,划线,划圈,加上荧光笔......

那么疯狂是因为,我知道它是好的,我知道那种教育的方式是好的,但是我不知道它究竟是怎么做的。我自己很想去经历,很想去尝试,很想去把它弄明白。

我去找我们学校高中部给孩子们做升学辅导的Counselor。我说我想去读文理学院,我想知道它究竟是怎么来教孩子的,我说我不在意我必须得从大一开始读,我想学,你觉得这个可行吗?

当时我同事愣住了,然后就笑了,说这个想法很奇特。紧接着又回问我,Really??

我觉得他应该是顾虑到我的年龄,然后想到我和一群十八九岁的孩子一起读书的那个画面。哈哈哈!

......

我想,你们会懂我当时的那种感觉。那种很想知道,很想知道,已经知道这个东西的好,但是更想知道How的那种好奇感,憧憬感。

教育者

两年多前,我开始写公众号,当时写的有点乱。一年多前,我写了一篇介绍国际学校阅读单的文,然后我发现,我自己好像很能讲。一件事,一个东西,如果我知道,如果我懂,我好像可以做到把它讲出来。

然后继续地,我写国际学校的阅读单,写国际学校的情人节,我觉得和国际学校有关的东西,我都可以拿来写,而这些,我有太多太多的素材。

当我写到《八岁的孩子教会我 | 在近在眼前的诗歌中,勾勒出远方的模样!》这篇文时,一位妈妈留言我,她用了一个词:教育者。然后当时我就顿了,在那一刻,我觉得这个词好大,离我自己很远,我觉得这个词,我担不起来。

我当时的心里,有点乱糟糟,说不出来。

讲真,我发现,如果题目里,用上什么国际学校怎样怎样啊,什么国外小孩怎样怎样啊, 会有不少的人愿意看,愿意打开,愿意转发。我似乎看到我以后的方向,依着国际学校的名,我或许就能一路走到底,一路通畅,一路前行,然后成为下一个教育圈里的小网红!

但是,在我心里,站在一个不低的山头上,然后喊:你来看我们,我们是这样这样做的!你看这样这样多好!......这样的方式,真的,是我想要的吗?

一场商赛

去年十月,在各种机缘巧合下,我参加了一场商赛,以学生导师的身份。这场商赛,由一群很厉害的高中生发起,从组织策划,到筹备实施,所有环节,都是学生自己来。

接到邀请时,我可紧张了。商赛?HoHoHo,我连商业计划书长什么样,我都不知道,去给人家当导师?......经常入戏的我,脑袋里出现各种画面。比如,我会不会把孩子们给带到沟里去?我会不会让他们一脸迷瞪,就那么看着我,然后心里默念:“这是谁给请来的啊?!"......我会不会出丑啊?卡在那里,不知道怎么接下句?

好在,我不是一个人,还有一位伙伴和我一起搭。临近比赛前,我收到学生发来的导师介绍。我一看,哇!资深人士!无论是学习背景,还是工作经历。那我就放心了。恩,我要紧跟伙伴的节奏走,她说什么,我就顺着往下捋!

到了第一环节,由我们带队的几个小组,依次陈述自己的商业计划,我们对应地给出修改意见。等第一小组刚说完,我的伙伴还没开口呢,我却出声了!

我说,一开始一开始,我不想知道你们需要多少钱,我不想马上就知道你们的团队都有谁,有多强,这些,都是后话。我想听到的是,你们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是什么给了你们动力,给了你们热情?我想知道,你们这样做,究竟是想要解决什么问题?想要改变什么现状?

我说,有一个TED Talk,名字是:How Great Leaders Inspire Action. 以苹果公司,莱特兄弟,还有马丁路德金为例,来具体解释,一件事,为什么有的人做成了,有的人却不行,即使后者钱很多,团队很强,市场很大。

我说,我想知道你们的Why。 

决赛后颁奖,我在台上试着去复述这个TED Talk里的一段话。但是没有记全,再加上那么多人看着我,那么多盏灯对着我,还有那天我穿了一套让我肠子都要悔青了的衣服,我也只是说了个大概。但我知道,当时在场的那些孩子们,已经Get到我的意思,他们已经懂。

现在完整地,从原文中把这段话摘下来

......But very, very few people or organizations know why they do what they do. And by "why" I don't mean "to make a profit." That's a result. It's always a result.

但是,不是所有人,所有组织,都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这里的“为什么”,不是说去“赚钱”。赚钱不是原因,赚钱只是结果,而且一直都只能是个结果。

By"why," I mean: What's your purpose? What's your cause? What's your belief? Why does your organization exist? Why do you get out of bed in the morning? And why should anyone care? ......

这里的“为什么”,说的是:你的目的是什么?你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你相信什么?你的公司,你的团队,为什么要存在?是什么让你一早就能从被窝里爬起?你做的这些,别人为什么要去在意?......

------Simon Sinek: How Great Leaders Inspire Action

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英雄梦,或大或小,在自己的一片小天地中。会经常地,在某个时刻的某个点,突然就很想知道,诶(ei),等我老了,等我回头看,我会看到些什么呢?我会走出怎样的足迹?......这个世上,会不会有什么东西,有什么人,是因为我的存在,而发生了改变?

这样想时,心里会激动,会充满希望,会想着想着自己就在那里笑。即使那些痕迹,那些改变,在其他人看来是件很小的事,没有什么大不了。

......

我们相信什么?我们想改变什么?在大风呼呼,把人都要刮跑的天,又是什么给了我们力量,让我们推门而出,毅然地,走向各自的领域?

村庄,世界,家庭

在过去的一年多里,我写了二十几篇文。写得很慢,有时会停上很久。我说我会继续的!我说你们要等我!但是一年过去了,有些话题,有的还只是上篇。

在写这篇时,看着那些我所写的字,脑袋里就像放电影一样,想起了很多的时刻。

一开始有个妈妈说,她家的孩子在读国际学校,对学校的教育方式是又爱又不清楚细节,她很担心自己教着教着就把孩子给引到自己的固有思维里。她问我,有没有什么好的方法,可以引导孩子更好地阅读?

在这之后,我写下了这篇:《公立传统教育出身的妈,带着在读国际学校的娃, 我该怎么做,才能不跑偏?》

在这篇文里,我提到了两本书。我把它们简称为CC和7 Keys. 

我把两本书的内容做了对比。灰色连线部分,是两者共有的。红色框部分,是它们各自所特有的。 

然后我发现,它们居然有六大块是重合的!虽然内容,场景,并不一样。

我继续去找资料,我想知道这是为什么,我在之后找到了更多的书。 

我比对了这些书的先后出版时间,从上到下,从左到右,分别是:2002年,2003年,2000年,2006年,2007年,2000年,2001年,再加上1997年出版的Mosaic of Thought,我发现了一个规律

我发现在地球的另一端,对阅读时这个【思】的探索,呈现遍地开花之势,是在最近这二十几年里。由过去对读的注重:认识吗?会拼吗?遇到不认识的字,会拆解然后读出吗?......过渡到对思的引导。

而这一切一切的变化都开始于90年代初(1990s),那份汇聚了很多人的努力,惊动了美国教育界的研究报告: Proficient Reader Research。 说的是,那些精通阅读的人,在阅读时,究竟都在想什么?

研究小组,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育研究院的前院长David Pearson教授为带头人,以“阅读高手”为研究对象,对他们的阅读过程,进行了分析。

通过十几年,从那些看似飘渺抽象的意识活动中,从那些【我们自己并不知道自己知道】,或者是,【自己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知道】的能力里,剥茧抽丝,理出主线,最终提炼归纳出6个主模块。那些阅读高手们,不论年纪大小,在阅读时会有意无意地持续使用这六大块,并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构建出对所读文字的深层理解。

这六大块,就是比较两本书时,那些灰色的连线部分。

1. Using Schema:联系背景知识

2. Visualizing:形成感官图像(不单在视觉上)

3. Inferring:推断

4. Questioning:提问

5. Determining Importance:判断主次

6. Synthesizing:推理综合

当时的我很惊喜!控制不住地惊喜!原来关于阅读的一整套研究已经出来了!原来阅读是有方法论的!

在那之后,我开始了《读系列》。

以CC和7 Keys这两本书为依据,我解释了一个概念:真假阅读。通过阅读沙拉的方法为载体,还原了一场课堂场景。

那时正在放假,我整晚没睡,第二天一大早点击了发送。当天晚上要11点时,收到一条信息,一个大号说要转载。那一刻,很激动,控制不住地激动!

在阅读这些书籍的过程中,我遇到了很多概念,比如Metacognition:元认知。看着这个解释我是半天的晕,我不知道这个东西究竟是什么,更是不明白在西方的教育里,怎么就能让6,7岁的孩子去了解什么是元认知?还让他们讨论?一群小孩子又能讨论出个什么来?

我把老师带着学生进行讨论的过程,整理了出来,于是便有了这篇:《除了真阅读沙拉,还有什么方法,具体又直观,能引导孩子边读边思考?》

我在《教育的实质是什么 | 在看似高深的概念中,我近距离地感受到了它!(上)》这一篇文里,有提到怎么去学一段文明。我当时说了一个词:历史中的葡萄:GRAPES。

怎样去了解一段文明?

两河流域学完了,古埃及学完了,古代中国也学完了,那罗马文明呢?伊斯兰文明呢?玛雅文明,印加文明,欧洲中世纪,以及近现代早期呢?

怎么去学?又哪有那么多的时间一个一个去学完?

......

我解释说,把GRAPES这个词给拆分了,让它变成6个字母。而这6个字母,就是一种思路的引导。

G: Geography——地理

这段文明在哪里?

有怎样的地貌特征?

地理位置怎么影响文明的发展?

环境怎么影响人?

人又怎么影响环境?

R: Religion——宗教

信什么?一神论?多神论?受什么影响而产生?

这段文明中有什么因素,影响了宗教?

宗教又如何影响这段文明?

A: Achievements——成就

有什么成就?科学,文学,数学,发明,技术,艺术......

成就怎么影响文明?

和同时期其他文化之间,有什么联系?

在今天,这些成就又是怎样被延续?

P: Politics——政治

怎样的政治体系?

是什么导致了这样的政治实践和想法?

谁参与了政治?人人机会均等吗?

有什么样的法律?是谁制定的?谁受益?谁被伤害?

E: Economics——经济

怎样的经济体系?贸易方式?

怎么贸易?贸易什么?

是什么因素导致这样的贸易方式?是地理吗?是宗教吗?是成就吗?......反之,贸易怎样影响地理?影响宗教?影响成就?......

S: Social Structure——社会阶层

社会怎样分层?为什么会这样?

每层都有谁?谁受益?谁被伤害?

这样的阶层制度,对地理有影响吗?对宗教有影响吗?对成就呢?对政治呢?对经济呢?都怎样影响?

G. R. A. P. E. S. 相互间,又是怎样影响?谁发展了谁?谁成就了谁? 谁滞后了谁?谁危害了谁?其中的因果联系又是什么?

怎样去了解其他文明?即使不在课堂学,那你知道怎么开始吗?

......

在写GRAPES时,我还提到怎样去评价一个人,比如,一个政治人物。

我说:老师会推荐书,孩子们会去图书馆查找书,根据自己兴趣,选择读。

比如,有的孩子会读普林斯顿大学教授Fred Greenstein的书:The Presidential Difference: Leadership Style from FDR to George W. Bush——总统的不同:从罗斯福到小布什的领导风格。

我说:

Greenstein教授,或直接撰写,或参与编辑,一共完成8本关于美国总统的书。在《总统的不同》一书中,从6个方面对12位总统进行评价:

1.Effectiveness as a Public Communicator:公众沟通

2.Organizational Capacity:组织管理

3.Political Skill:政治处理

4.Vision:愿景远见

5.Cognitive Style:对问题的认知风格

6.Emotional Intelligence:情感智慧

除此外,他又单独列出每位总统所特有的一个属性,并指出如果没有它,“所有一切都有可能化为灰烬”。

写到这里,你是不是有明白一些,我为什么要去举这些例子? 

这些都是发生在西方的课堂场景中,来源于很多人的努力。

1.有很多人的研究,一代接着一代。

2.有很多人经过很多年的实践和验证。

比如CC的作者Tanny,教书教了要30年,和周围12所学校的老师们,一起备课,一起讨论,不断去寻找更好的教学方法。

比如7 Keys的作者Susan和Chryse,花了近十年,将Proficient Reader Research的研究付诸行动。在上百所学校的参与下,在成千上万名老师和孩子的投入,实践,反馈,验证下,才最终产生了现在的这本7 Keys。

3.有很多人的参与和记录。很多老师把自己的实践过程,详细地,详细地,写了下来。

......

刚参加工作那年,我读到一个故事:It Takes a Village。说的是,抚养一个孩子长大,要靠一整个村子的力量。

然后我们来看今天。

我们说,我们的孩子是21世纪的接班人。我们说,在这样一个多变的世界里,这样一个充满机遇和挑战的世界里,我们要好好好好地帮助孩子打下基础。我们说,我们要去培养孩子的21世纪能力(21st Century Skills),我们要让他们可以对这个变幻莫测的未来做到Future-Proof! 

可问题是,现在,我们每个人的孩子,无论在哪里,无论在何地,无论在接受怎样的教育,又有谁不是在面对21世纪呢?又有谁不是置身于这样一个充满机遇和挑战的世界呢?

孩子终究是孩子,不论文化,种族,不论地域,国家。

在抚养孩子的过程中,那些苦与乐,欢与痛,又有谁没有呢?

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那些不懂,困惑,那些挫败,纠结,又有谁不在经历呢?

那些有关教育的改革,无论体系,还是课程,大到一个国家,小到一个学校,又有谁不是奔着21世纪能力这个大的目标去的呢?

......

我们处于这样的一个时代,有着太多我们的祖辈想都想不到的【挑战】。可是我们也处于这样的一个时代,有着太多我们的祖辈想都想不到的【连结】。抚养一个孩子,靠得不再只是一个家庭,一个学校,一个村子,一个国家,而是要靠很多个家庭,很多个学校,很多个村子,很多个国家。靠的是全世界的父母,靠的是全世界的教育者。

既然如此,当那些在生物上,在脑科学上,在关于如何更好地教(Teaching),更好地学 (Learning)的各种研究已经出现时,当各种教育实践已经取得进展时,我们是不是应该抬头看一眼,看一眼这些研究是什么,他们的结论是什么?看一眼人家都是怎么做的?看一眼哪些方法有效,我们可以去采纳;哪些方法不行,我们应当去避免?

......

我们看到了很多的决心,看到了很多的坚定,看到了很多的挽起袖子,雄心壮志地表示要去教育改革,要去教育创新,要去努力努力再努力,为了我们的下一代!

可是,创新,不是我们自己在那里单打独斗。创新不是我们自己从零开始,硬生生地去蹚出一条路,而是协作,而是互相学习。

创新,依靠的是一个起点,一个可以让我们开始的点。觉得同意,那就顺着做。觉得不同意,那就反着来。觉得可以有延伸,有调整,那就根据实际情况,加上一些自己的特色......通过这样的方式,大到一个国家,小到一个家庭,才能从那些最好的实践中,最好的例子中,获得启发,获得灵感,获得借鉴,从而在前进的道路上,少走一些弯路。

我在以前的文里,有用过这样的一个图。说的虽然是知识,经历,和创造之间的关系,但是这个形式却可以解释清我的意思。

如果那些点就是各种已有的关于教,关于学的研究 (Research),以及实践 (Practice),那我们,总是可以找到一种适合我们自己的方式,去把这些点给连起来。而不是一上来就什么都不要了,不是一上来就去想,要怎么去制造新的点呢?

......

村庄,世界,家庭。我们要一起面对的,不是彼此的界限,彼此的不同,而是,来!

有据可依,倒着推就好!

在今年过年的前几天,有和一位妈妈聊。聊到孩子的择校,孩子的面试,聊到如果所选的学校上不去,接下来又该怎么办。

这位妈妈说到一个点,说如果知道这些学校具体都在学什么就好了,这样,我们大人就可以在家,对应地帮助孩子,对应地做好准备。

我回她说,他们是不会告诉你具体都学了什么的,不是不想,而是无法做到。告诉,也只是说出一个大概的框。而其中过程的具体细节,究竟怎么来,究竟怎么做,又怎么能一点一点都给说清呢?

我接着补充说,为什么不跳出这个What的框,而去看这些学校的Why?就是去看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说你去CommonCore的网,那上面有一份资料,在数学,在English Language Arts上(英文,类似我们自己体制里的语文,涵盖了听说读写),都有列出每个年龄段的孩子,在每个学年末,应该要达到哪些标准。不是具体的内容,而是具体的【能力】。每一步,都详尽地,细致地,写了出来。

我说,这些标准,就是你带着孩子去努力的方向,就是你的目标。然后根据这个目标,你来倒着推 (Backward Thinking),对应找资料。

以Kindergarten (5岁班)到2年级为例。

读:非说明类

读:说明类

写:

听与说:

内容之上,都是有依据的。如果想了解科学,那就去找NGSS (Next Generation Science Standards). 

如果想了解社会学科 (Social Studies),想了解人文 (Humanities),那就去找C3 (College, Career and Civic Life).

所以,不要慌,不要乱。即使你学了A内容,我学了B内容,即使你在A体制,我在B体制,但是这些又有什么大关系?毕竟,这些标准,这些依据,这些能力,它们最终最终的指向,都是奔着未来去!

最后,在《八岁孩子教我写诗》的那篇留言里,对那位说到“教育者”这个词的妈妈,我是这样地回复她:

很早之前在杂志上看到一个广告,一个模样很清冷的北欧模特,穿着一件黑色的西装外套,淡然地站在那里,下巴微向上。旁边一行字:与其仰望,不如穿在身上!

......

不去构建远方的景色有多美多美,而是,弄明白它,看清它,觉得好时,想办法走进它!


参考资料及图片来源:

amazon.com

corestandards.org

google images 

gse.berkeley.edu/people

kindergartenwithmrstrammell.blogspot.com

learningattheprimarypond.com

mymodernmet.com

nextgenscience.org

pinterest.com

sms216.wordpress.com

socialstudies.org/c3

studiofiep.wordpress.com

teacherspayteachers.com

ted.com/talks

Becky Spence | The Reading Mama

Debbie Miller | Reading With Meaning: Teaching Comprehension in the Primary Grades 

Susan Zimmermann and Chryse Hutchins | 7 Keys to Comprehension: How to Help Your Kids Read It and Get It!

Tanny McGregor | Comprehension Connections: Bridges to Strategic Reading

关于安妮何:国际学校里,蹦跶十二年。技术流写文,有理论,有示范,有讲解,用轻松又柔软的语言,阐述复杂的学术理论。运营同名微信公众号:安妮何(ID:Miss_Annie_He )

回应9 收藏43
2月前
非常感谢!干货满满的,需要好好消化一下。
2月前
知识量真大呀,我最近也在多方面了解国际学校,当我看完这篇文章,我感受到作者的用心和专业,虽然作者不想用博人眼球的标题,但是,让更多人看到有何不好,另外对于阅读的深入研究,应该让更多人看到呀,在这个全国上下终于开始重视阅读的大环境下,不管英文还是中文的阅读都至关重要,会一直关注您,谢谢!
2月前
多谢,很有收获
2月前
学习了,谢谢🙏🙏
2月前
好文 好思想
2月前
文章很长,干货很多,谢谢分享
2月前
读完文章,干货好多!作者好强大呀,只不过对我这英语渣的妈妈来说好有难度,果然孩子的教育还是要看家长的眼界和引导力
2月前
楼主别激动,壶里的饺子一个个倒😀信息量太大,一般吃瓜群众要烧断脑电路保险丝的。另外,关于学习的理论很多,但是如何运用产生实际效果是个大问题,一般的家长可能没有驾驭能力。人类拿着阿法狗的招去下,又其实不懂,效果还不如下人懂的招,虽然可能是错的。吃处方药,要在楼主这样的高手指导下进行,切莫乱了经络😇
2月前
信息量好大呀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