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石溪到霍普金斯
原创 , 图片14
2018-7-12 01:35

2005年我从佛罗里达搬到纽约长岛,投靠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Stony Brook,杨振宁回国前的学校)一个华人教授门下。这段时间只能穷则独善其身了。这里的穷,主要是走投无路。幸好认得一个科大同为计算机系的学长,比我大两届,介绍过去的。(这里不得不说,本科学校的校友,时时刻刻在发挥着作用。)

虽说是投靠,可主要就是解决个身份问题,总共也没见面几次,经济问题还得自己想办法,就没有时间搞学术了。只得到处打零工,主要是在商场里帮人卖东西,从九月卖到第二年五月。这期间比较多的接触到了底层,日子还算是清闲,除了圣诞节期间累的像狗一样,腰都直不起来。每次拿着结算后不多的钞票的兴奋感觉,以后再也没有体会过了,尽管以后电脑上银行里的数字要多得多。为了省钱也找了个比较便宜的住处,在一户中国人房子的地下室,一个月只要四百多。幸好自己有车,生活办事倒也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

长岛一角

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这倒是很准确,自己顶多只能算是中隐了。心里很清楚这段日子只是过渡不能长久,只是用来申请美国学校的。托福和GRE早在佛罗里达就已经考完了,在美国考,到处都有考点,人也不多,环境比较舒适。在长岛主要的任务就是整理材料,邮寄给各个学校。各个学校的主页对申请过程都说的很清楚,办起来很容易,到12月初基本都弄完了,后面就是等待了。各个档次的学校都申请了一些,主要是统计和应用数学专业。大多数有奖学金的专业都是秋季入学的,春季的不多。为了赌运气,一开始也申请了个春节的,UIUC(伊利诺伊州立香槟分校)的,没有中。

漫长的冬天过去,春天来了。4月15日的截止期日益逼近,这个截止期是收到学校的录取讨价还价后最终决定的日期,差不多跟每年个人报税的截止期一样。好在学校的消息比这个早一个月就来了。

加州大学河边分校(Riverside)放了个空炮,先说有奖学金,后来不知怎么的又取消了,空欢喜一场。佛罗里达大学来的倒是不假,三月初就来了,学费全免有助教,要的就是这个,不过时间尚早,我先拖着。这个来了至少就先定心了。收到消息的时候我正在网上下围棋,第一反应是又要回佛罗里达了,非常高兴,毕竟佛罗里达的气候还是很舒适的。

其他有些牛校比如芝加哥大学,倒是拒的很干脆,也就没了念头了。有佛罗里达在手,心里不慌了,再看看别的吧。问了霍普金斯,说我在排队队列(Waiting List)中,就是说他们有录取顺序,我排在名额外,但前面的人如果不选霍普金斯,则我就被递补上去。等了些日子,说是我排上去了,但是学费好像是免80%。我一算计,私校学费太高,这还是得要我的老命,只好跟他协商,能不能全免,否则我只好放弃了。最后是全免了,我也选了霍普金斯。学校周围老黑兄弟比较多,但考虑到学校名声,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现在看来还是对的,我这不还在键盘前活蹦乱跳嘛。这时离4月15日还有几天,只好委婉的跟佛罗里达大学说再见了,好在人家年年干这个,也很习惯了。

Image result for johns hopkins

学校定了后,日子就轻松了。把消息告诉华人教授,感谢一番,毕竟人家收留了自己。这段时间除了开头还有过年,基本没别的接触了。打工的日子就更放松了。四月份整理完自己的东西,五月初把车留在房东那里,等八月回来取。从纽约肯尼迪机场乘机回国歇了几个月,走之前去曼哈顿玩了一天,之前这大半年根本没有出去玩的心思。

华尔街

曼哈顿南端炮台公园的流浪汉

世贸遗址

世贸遗址

第五大道

中央车站

帝国大厦

联合国

眺望自由女神

回到国内正值盛夏,人很不舒服。期间跑到上海领事馆去签证,被刁难问系主任是谁,我答不出来,被Check(就是材料要送回美国去审核,签证不能当时决定批还是不批)。好在过了没多久就审核过了。

八月初回到美国,拿了车一路向南,开到马里兰州巴尔的摩没多远,早上开,下午就到了。这天是2006年八月四日,离第一次来美国正好两周年。学校要八月底才开学,早来一些早作准备。告别了历史,一段全新的经历开始了。

Image result for johns hopkins

归巢鸟文

回应1 收藏3
2月前
我的推断果然不错,有时间我一定多多拜读您的文字。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