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2007
带着镣铐跳舞—有感于学生评价改革
原创 , 图片1
2018-1-12 00:13

先前有幸随本区骨干教师赴华师大参与高端培训,聆听了王斌华教授关于学生评价的讲座。王教授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冷,勒令录像的老师关掉摄像机,满脸严肃,不苟言笑,令人心生敬畏。如此大家风范,必有过人之处。果然不出我所料,王教授以其关于学生评价丰厚的研究成果吸引了所有老师,以其简洁犀利的语言魅力征服了所有老师。培训过后我在华师大出版社购买了王教授关于学生评价和教师评价的两本书,最近读其中《学生评价:夯实双基与培养能力》这本书共鸣良多。

这本书从学生评价的历史沿革讲起,全面客观分析了学生评价的现状,明确学生评价的重点,树立学生评价的方法与管理,整套评价系统基于历史的积淀、中西方科学的教育理论基础,立足于教育实践的前沿,着眼于国家未来的发展。

作为肩负沉重使命的母语教师,我深知学生评价对于学生发展的重要性,也致力于创新评价手段,寻求公平且尊重学生的评价方式,在教学实践中不断反思,不断改进,确实品尝到了锐意改革的甜美。但是,我对于学生评价的理解缺乏理论支撑,并不了解它的发展过程,中西方的差异,评价方式还不够多元,归根结底,还是自己对于学生评价的目的的理解有偏颇,还停留在肤浅的层面。以前我认为学生评价的目的是为了帮助学生找到不足,给与学生学生自信,激起学生主动学习的强烈动机,王教授对于学生评价的理解令我真正理解评价的目的——夯实双基与培养能力,同时帮我弥补了在学生评价的历史发展以及理论依据的缺失,明晰了学习评价与学生发展的真正意义,今后改革的方向,也坚定了我改革学生评价的的信心。

对于考试评价制度,我先前自认为有较为理性的认识,虽然它存在着这样那样的弊端,但对于我国的国情来看,还是相对公平的甄选人才的方式,是体现教育公平的重要途径,很多贫穷地区的孩子通过刻苦求学能够有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但是能够改变命运的有多少人?埋没在应试教育的孩子占绝大多数,这其中有多少可能在各个领域有所成就的人才沦为平庸?有多少孩子因为不堪应试教育心理不健全,不能称为完整的人?又有多少人才奔赴异国他乡,在他国发挥着自己的光和热?我们80后这一代的成长,从家庭教育到学校教育,我们都是被动地接受要求,缺乏独立的思想,创新的意识,实践的能力,并不是我们缺乏能力,而是没有给我们挖掘才能的机会。回想自己的学生时代,被英语和代数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惨痛经历至今还隐隐作痛,幸亏有师范学校选择能实现当语文老师的梦想。还有自己的学生,那个曾经在课堂上将虎牙认为老虎的牙的孩子是我们公认的巧手修理专家,他能把被大家丢弃的修正带修理得完好如初;那个对生活有着独特思考,有写作天赋的小才子因为忙于补习数学而无暇撰写自己的小说有多么无奈……只有将应试教育的评价重心转移到素质教育的评价重心上,才能挽救孩子们,才能缓解应试教育的伤害。残酷的现实考量着我们作为教师的韧性与耐力,在夹缝中生存中的我们唯有坚守教育理想,锐意改革,才能无愧于自身的使命。

我庆幸自己始终坚守自己朴素的教育理想,在艰难的教育路途中行进,虽然步履维艰,但我坚持坚持再坚持,没有埋怨懈怠,只有不断探索,不断尝试,积极寻求解决问题的有效途径,借用李镇西老师的形象比喻,那就是“带着镣铐跳舞”。对于学生评价,我根据所读所学,结合自己的思考,付诸于教育实践。对于学业的评价注重过程性评价、团队评价、分层评价及个性定制评价,基于对学生生命个体的尊重,我相信每一个孩子都是我的骄傲。比如针对每天的默写评价,降低学困生的评价标准,使他们重新恢复了自信;对于学生的分数,我并不强求,在评价方式上采取小组团队评比,保护了成绩不好的孩子的自尊心,也激励小组同学团队协作互助共进,同时还制定了根据进步幅度来评比的表扬机制;个性定制评价尝试了近十年我用真诚质朴的语言给每一个孩子注入成长的源动力••••••很多自己尝试实践的方式与王教授的评价体系不谋而合,当然远不及教授的研究系统和完善,但起码证明了我的研究方向是正确的。

在教育改革的进程中,正视现行教育体制的利弊,“戴着镣铐跳舞”,是面对沉重压力的教育者克服困苦、在夹缝中追寻教育梦想而不屈努力的形象写照。这个形象的比喻更加助我勇于实践,敢于创新,我愿意成为这样一个舞者,用富有创造性的评价方式让孩子们于快乐中得到发展,于发展中收获幸福。

回应2 收藏1
9月前
义务教育阶段还能如此,高中阶段,就是残酷的淘汰制,而目前这种淘汰制已经下压,上重点高中,升名初,甚至是幼升小。理性客观的少了,尽一切可能逼娃娃的多了。商业化的时代急功近利很难遏制。教育的核心是育人,帮孩子找到为人的快乐,学会做人做事,这就足够了。
9月前
对,足够足够了👍!
发布